心靈影音:無怨,無憾

作者:info 於 2018-03-26
185
次閱讀

作者           丁建谷臨床心理師

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祐晴心理成長中心



      『俗仔!』一聲聲咒罵壓過牢房裡的喧擾,阿雄只是低著頭,或是被強推了一把,或是被硬踹了一腳。他勉強在心裡不斷地告訴自己:「我只是愛她,不能失去她而已…我只是愛她,不能失去她…我只是愛她,不能…我只是愛她…我只是…我…」。

 

       那曾經是一個晴朗的午後,陽光懶懶的舖在校園的草地之上,小柔背靠著一棵木棉樹,手中的書躺在纖細雙腿上方,是張曼娟的「海水正藍」。一本關於愛情、關於心靈、關於無悔、也關於不幸的小說。葉影搖晃,心思蕩漾。

       關於愛情,她只能想像。

       關於心靈,她無以名狀。

       關於無悔,她難以體會。

       關於不幸,她當時還不知道,那會是她最後的命運。

 

      『臭俗仔!』又是一陣拳打腳踢。牢房外的管理員正看著電視中的新聞專題報導節目的畫面,畫面中的路口監視器錄下了一個社會事件的整個過程。一個男生跟蹤一個女生到租屋附近,當女生開門之際,男生從背後突然出現,拿出預藏的尖刀…畫面閃爍著…無聲…人倒下了…似乎有路人驚喊著跑開…無聲…男生跪下了…女生不動了…無聲…只剩下凝結的空氣…無聲…。

       電視機前的管理員們,也鴉雀無聲。

 

       那曾經是一段愛情的時光,眼神靜靜的落在帥氣的男生臉上,小柔心底懸著一顆大石頭,手裡捏著一張紙條,有首詩寫在紙條上頭。一首關於愛情、關於對待、關於分離、也關於祝福的情詩。若有似無,心神迷惘。

       關於愛情,她依舊無從想像。

       關於對待,她好想真心交往。

       關於分離,她笑看世事無常。

       關於祝福,她當時還不知道,那會是她等不到的盼望。

 

      她其實可以一直愛他的,只要他不要每天追蹤她的行蹤,一旦沒有來得及接聽他的來電,他會破口大罵,指責她的輕忽,甚至連三字經都出口。

      她常常在想,這是愛情嗎?

      她其實可以一直愛他的,只要他不要每次都計較她跟其他男生的交談,一旦被他發現又跟哪個男生說了話,他就會怒火中燒,一副要找那個男生算帳的氣焰。不過是個男同學嘛,何必這樣計較。

       她常常在想,這是愛情嗎?

       她其實可以一直愛他的,只要他不要兩人一吵架,就出現搥牆壁、撞玻璃、拿刀子在手上劃上幾刀的自殘行為,而且表現出哀怨、傷心、憂鬱、絕望的神情。在急診室陪診的過程中,她常常無地自容,彷彿這一切的一切,都是她一個人的錯。

       她常常在想,這是愛情嗎?

       她其實可以更愛他的,只要他不要老是懷疑她跟其他男生有曖昧,過度擔心她會被其他男生搶走、會變心、會劈腿,她不是好幾次說著「我愛你」了嗎?為什麼不相信呢?

       她常常在想,這會是愛情嗎?

      她其實不太想再愛他了,自從那個巴掌狠狠的落在她的臉上,手腕被他扭出了淤青。雖然後來的鮮花、下跪、巧克力、對不起,看起來都十分的真誠。

      但是都已經難以讓她再相信,這就是愛情。

 

      『1314,會客!』阿雄以為是自己的爸媽來看他了。沈重的腳鐐磨破了腳踝,冷冰的手銬限制了自由。他好想見見爸媽,他好想家,他好想回到過去,回到那個不懂愛情的年紀。但是當阿雄看到坐在會客桌前的那個人,他楞住了。是一個面無表情、似愁非愁的,死者的媽媽。

       怎麼面對?怎麼贖罪?一個女孩養了18年。一把尖刀、一次衝動、一個舉動、一生悔憾。18年,彷彿過眼雲煙,阿雄該怎麼面對女友的18年?或者,該怎麼面對女友家人往後的數十年?阿雄停在會客室的門口,時空凍結,冰冷如雪。死者的媽媽一句話都沒說,只是招了招手。

 

       當時,是他先對她招手的。在她把手中的情詩藏進口袋的那一刻,他看到她了。她怯懦懦來到他面前,寒暄。這寒暄,帶起了往後的眷戀,他們一同笑著、鬧著,度過了兩、三個春夏秋冬,到底是兩個還是三個,他們也不清楚。畢竟,愛情,毋須在意時間。那時候是愛情吧?

       起碼,那個時候,她不用去懷疑,這是愛情嗎?

 

      懷疑是怎麼來的?是不斷地追蹤、是重複的暴怒、是激動的吃醋、是幼稚的自殘、是無以容忍的暴力。她好懷念,是愛情的時光;她好懷念,是偷偷窺探的盼望;她好懷念,那首藏進口袋裡的詩,那首一直忘了送給他的詩,還壓在書桌底下,還刻在自己的心上。以為,他也有同樣的思想。

 

       阿雄坐在她媽媽面前,頭低的不能再低。牆上的時鐘滴答聲,就像是透過擴音器般的響亮。沒有言語,也難有言語。她媽媽最後靜靜地、緩緩地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紙條,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   起身,離去。

       阿雄呆坐著,望著那張紙條,嚎啕而泣。

 

       小柔終於忍不住跟阿雄提出分手了。這一次她不想再理會阿雄的道歉與下跪,那狠狠的一巴掌,已經打碎了愛情的憧憬。小柔只想結束,只想回到一個新的生活。同學不捨小柔紅腫的臉頰與眼眶,在吃完晚餐離去的時候,給小柔一個友情的擁抱,祝福她早日走出情傷的陰霾。

       小柔慢步的走著,心想昨天雖然把話說絕了,但是也無可奈何,該有個了斷,有個新生活了。小柔最後只想把書桌上一直壓著的那首詩,送給阿雄,就當作是最後的溫柔吧。小柔邊走邊想著,也苦苦的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一如往常,小柔走回了租屋處附近,當開門之際,阿雄從背後突然出現,拿出預藏的尖刀…眼神閃爍著…驚訝…小柔倒下了…似乎有路人驚喊著跑開…尖叫…阿雄跪下了…小柔不動了…哭嚎…只剩下凝結的空氣…無聲…

 

        管理員把阿雄帶回了牢房,發現桌上留了一張紙條,紙條上面是溫柔娟秀的筆跡,寫著一首詩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無怨的青春     作者:席慕蓉

在年輕的時候

如果你愛上了一個人

請你請你一定要溫柔地對待他

不管你們相愛的時間有多長或多短

若你們能始終溫柔地相待

那麼,所有的時刻都將是一種無瑕的美麗

若不得不分離

也要好好地說聲再見

也要在心裡存著感謝

感謝他給了你一份記憶

長大了以後,你才會知道

在驀然回首的剎那

沒有怨恨的青春才會了無遺憾

如山岡上那輪靜靜的滿月

無怨,無憾